“伊斯蘭國”童子軍中的一名男孩。 一名加入“伊斯蘭國”的兒童。 拉卡威提供的al-Sharea營照片,孩子們舉著旗幟合照。 al-Sharea營的孩子們坐在一起用餐。 一個孩子在完成一次訓練任務後開心地對著鏡頭笑。 在拉卡,持續三年多的戰火令當地人民不聊生。 沙洛夫讓7歲的兒子手提人頭拍照。
  在“伊斯蘭國”(IS)位於敘利亞的據點拉卡,每有公開斬首時,他們總是站在圍觀人群中的第一排;在有IS武裝分子受傷時,他們自動成為捐血者;在有人公開說IS壞話時,他們可以通過檢舉揭發領賞;他們被訓練成為“人肉炸彈”,他們年齡最小的只有6歲——他們是IS的童子軍。
  據《外交政策》雜誌10月27日報道,IS已建立起一個組織嚴密、影響深遠的架構,專門招募兒童成員,先向他們灌輸極端宗教思想,再教他們掌握一些基本的戰鬥技能,希望在與西方的長期鬥爭中,把他們培養成新一代“未來戰士”。
  ——文字:王希怡
  本報訊 如今,有關“伊斯蘭國”究竟招募了多少兒童成員,並沒有確鑿的數字。但據聯合國官員、人道主義團體和記者等多方面的說法,IS招募兒童成員對他們進行“洗腦”和軍事訓練的做法廣泛存在。
  “大型、危險但成功”的招募
  戰爭中出現童子軍並不是一件新鮮事。但分析人士認為,IS的童子軍有可能會構成長期、嚴重的威脅,原因是他們被阻止到正規的學校去接受教育,相反,每天都被灌輸極端思想,漸漸地令他們失去人類基本的情感,滿腦子想的都是為信仰而戰鬥甚至犧牲是一件多麼神聖的事情。
  專門研究戰爭威脅的美國陸軍少尉H.R.麥克馬斯特表示,“IS刻意阻止其控制範圍內的人接受教育,不僅如此,還給他們‘洗腦’。”“他們從事的虐童行為是成‘產業規模’的。他們有系統地對兒童實施殘忍行為,剝奪他們的人性。這將會成為一個國際性問題。”他說。
  負責人權事務的聯合國秘書長助理伊萬·西蒙諾維奇最近剛結束伊拉克行程。在巴格達、杜胡克和埃爾比勒等地,他和很多流離失所的伊拉克人進行了交流。他表示,“伊斯蘭國”在伊拉克運營著一個“大型、危險但成功的招募項目”。
  西蒙諾維奇透露,“伊斯蘭國”武裝分子在一些青少年兒童眼中獨具魅力,他們也特別擅長操縱和誘惑他們,向他們描繪勝利的景象,並承諾所有參加聖戰的人死後都會“直接上天堂”。
  孩子被派到戰場當人盾
  專門報道敘內戰的“敘利亞深度”網站在9月報道稱,在伊敘前線,那些主動參加或被綁架的男孩子們,會被IS根據不同年齡送到各宗教和軍事訓練營。在那裡,他們學習IS奉行的極端思想,以及學習怎樣用槍。他們甚至會被訓練如何砍下人頭,用娃娃練習。
  致力於消滅童子軍的、美國的人道主義團體負責人雪莉·惠特曼表示,孩子們還會被派上戰場最前線充當人盾。如果IS武裝分子受傷,他們就得捐血救人。
  在伊拉克城鎮摩蘇爾和塔爾阿法,都有不少人告訴聯合國調查團官員,曾親眼看到有小孩子穿著“伊斯蘭國”的服裝、扛著他們幾乎扛不動的武器,在街頭巡邏,並協助武裝分子逮捕當地民眾。
  拉卡威是一名剛在一個月前離開敘利亞的22歲男子筆名。此前他在推特和臉譜上都開賬號,發佈他的家鄉——敘北部城市拉卡所發生的各種災難。拉卡威在接受《外交政策》採訪時表示,IS在當地的童子軍招募行動不斷升級。童子軍在接受簡單訓練後,很快就被送到敘邊境小鎮科巴尼參加戰鬥。
  培訓內幕:
  一訓練營中有250~300名兒童
 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一份報告顯示,他們收到確實報告稱,年僅十二三歲的孩子在伊拉克摩蘇爾接受由IS組織的軍事訓練。
  報告還指出,在今年8月底,薩拉丁街頭由孩子們把守的哨崗劇增。而在尼尼微和邁赫穆爾,今年8月的時候當地的男孩子幾乎都被IS武裝分子帶走。
  戰火致兒童入邪道
  22歲的拉卡威表示,在敘利亞的拉卡,持續三年多的戰火令當地人民不聊生。因此,武裝分子就勸說父母們通過賣孩子換點錢。有時候,武裝分子會直接對孩子下手,包括通過舉辦舞會、聚餐等活動公開招募,吸引孩子們參加,藉機說服他們加入組織。“拉卡所有學校都關閉了,孩子們無所事事。”拉卡威說。
  據拉卡威透露,拉卡一帶有幾個很著名的童子軍訓練營,包括所謂的“扎卡維營”、“本·拉丹營”和al-Sharea營等。據他估計,單是在只接受16歲以下青少年兒童的al-Sharea營,就有250名至300名兒童在受訓。
  拉卡威表示,如果爆發類似科巴尼那樣的大型武裝衝突,那麼童子軍訓練營里的訓練速度也會隨之加快。
  被迫接受軍事訓練
  在伊拉克,同樣有大量證據顯示孩子們正被迫接受軍事訓練。人道主義團體顧問弗拉德·阿伯拉罕姆斯曾經訪問過伊拉克一些雅茲迪族群(庫爾德人一個分支)。他們表示,看過“伊斯蘭國”武裝分子直接從民眾家裡把男孩搶走。
  一位剛逃脫“伊斯蘭國”控制的雅茲迪男子表示,他曾看到抓他的那個武裝分子,把14名年齡在8歲至12歲之間的男孩子分組,送到訓練營里,訓練他們如何成為“聖戰者”。
  招聘揭秘:
  網上招募孩子成宣傳工具
  今年夏天,Vice新聞深入“伊斯蘭國”組織內部,獲得第一手視頻資料並製作成五集紀錄片,展現在“伊斯蘭國”組織控制下的生活。
  其中,紀錄片的第二集就專門講述“伊斯蘭國”如何致力於招募童子軍,為將來儲備戰鬥力量。
  一名男子在接受Vice採訪時表示,“對於我們來說,我們相信這一代孩子就是未來的領袖。他們會和異教徒、叛徒、美國人以及他們的盟友戰鬥到底。”
  一名9歲的男孩則對著鏡頭表示,他將在齋月結束後去訓練營,學習如何使用卡拉什尼科夫步槍。
  “伊斯蘭國”一名發言人則向Vice記者表示,那些15歲以下的孩子將被送到訓練營學習宗教,16歲以上的孩子則會被送到軍事訓練營。
  “伊斯蘭國”還很擅長借助社交媒體來發揮影響力,試圖說服世界各地的人們到伊拉克或敘利亞加入他們的組織。其中,他們還會用孩子來當他們的宣傳工具。
  他們在社交網站上發佈一些照片,顯示孩子們穿著“伊斯蘭國”的服裝,和成年的武裝分子一起操練。
  聯合國的一份報告顯示,在今年8月中旬,“伊斯蘭國”武裝分子闖入摩蘇爾的一家腫瘤醫院,逼迫兩名病患兒童舉起“伊斯蘭國”旗拍照,然後將照片發佈到網上。
  影響:歐美青少年也受蠱惑
  事實證明IS網上招募的行動是成功的,迄今為止已吸引3000多名歐洲人參加。
  美國聯邦調查局也表示,據他們掌握的資料顯示,有數十名美國人在為“伊斯蘭國”戰鬥,而實際上這個數字可能更多。
  就在上周,3名來自美國科羅拉多州的女中學生在德國法蘭克福被攔截。當時她們正準備飛赴敘利亞加入“伊斯蘭國”。
  Vice的新聞紀錄片也顯示,比利時一男子帶著他那看起來只有六七歲的兒子,千里迢迢地奔赴拉卡。這名父親還教兒子對鏡頭說,他來自“伊斯蘭國”,而非比利時。然後他還問兒子,要當聖戰者還是人肉炸彈,兒子說:“聖戰者。”
  拉卡威表示,他還在拉卡時,曾看見一名美國女子和她的阿爾及利亞裔丈夫,以及兩人的女兒,看起來4歲左右。此外,他還曾經遇見過一個法國武裝分子,帶著兩個孩子,兒子看起來6歲左右,滿頭金髮,而女兒才剛滿1歲。
  後果:見慣血腥逐漸冷漠
  在敘利亞和伊拉克,孩子們不僅可能會被洗腦,而且幾乎每天都要目睹極暴力行為。
  拉卡威出示的照片顯示,孩子們在圍觀行刑。他表示,那裡很多孩子對行刑已司空見慣了,即使看到一個人的頭被砍了下來,他們也漸漸開始無動於衷。“他們的童年被毀了,愛心也被毀了。”拉卡威說。
  常駐約旦的“拯救孩子”組織中東地區顧問米絲蒂·巴士威爾認為,不誇張地說,戰爭可能摧毀了敘、伊整整一代的兒童。
  米絲蒂表示,她接觸到很多來自伊拉克和敘利亞的兒童難民,他們經常做噩夢,連同齡人也不願意多接觸,而且對其他孩子有侵略性跡象。
  米絲蒂表示,假以時日加上正確的輔導,這些孩子還有希望過上正常的生活。通常,只要局勢穩定下來,重新變得和平穩定,那些背井離鄉的難民幾乎都想重返家園。但米絲蒂在數周前問過一些難民,得到的答案卻令她感到驚奇:“這是我第一次聽到有人對我說,他們以及他們的孩子見到的景象太可怕、太悲劇了,他們再也不願意回到那裡去,因為那裡充斥著可怕的回憶。”
  個案
  澳男子加入IS
  讓兒子提人頭拍照
  本報訊 伊拉克和敘利亞境內的極端組織“伊斯蘭國”招募了很多來自西方國家的“志願者”。他們在社交媒體上發佈血腥圖片,一方面作為勝利果實來炫耀,另一方面也作為擴大影響力、吸納更多“志願者”的宣傳工具。
  今年8月,一名澳大利亞籍的“伊斯蘭國”武裝分子卡萊德·沙洛夫竟然讓自己年僅7歲的兒子雙手提著一名被害的敘利亞政府軍士兵人頭拍照,並將照片上傳到社交媒體推特上耀武揚威:“看,這是我兒子。”
  從照片上看,這個孩子的穿著和普通兒童沒有兩樣。很多人無法想象他的父親能讓自己兒子做出如此殘忍的事情。這種瘋狂的言論和做法引起了世界各地網友的強烈憤怒。
  據《澳大利亞人》報推測,上述血腥照片很可能在敘利亞北部城市拉卡拍攝。而根據澳大利亞政府提供的資料,卡萊德·沙洛夫是一名被通緝的恐怖分子和戰爭犯嫌疑人。在另外一張照片中,沙洛夫和自己的兒子站在一起,身穿迷彩服,手持武器,站在“伊斯蘭國”旗幟面前拍照。
  沙洛夫還在推特上揚言,將很快對澳大利亞發動“聖戰”。澳大利亞安全機構調查後發現,去年12月,沙洛夫使用其兄弟的護照離開悉尼前往敘利亞。
  (原標題:“伊斯蘭國”童子軍:被戰火扭曲的一代)
創作者介紹

周潤發

qa60qaly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