個案,是我生命精采的回憶組合專訪台北張老師聯誼會會長余建興 文=蕭紫菡.攝影=黃念謹二十多年前的一個夜晚,在三重的某條大街上,一個喝醉酒的年輕人,滿手血跡,在大街上晃盪。要走去哪裡?他走了很久仍不知道。突然,抬起頭,他看見張老師中心,便走了進去。一進門,對著裡頭一位中年男子說:「我殺了人。」中年男子見到那雙沾了血跡的手,並不驚慌。他邀請年輕人進晤談室坐下,慢條斯理地安撫對方的情緒,要他說說究竟發生了什麼事。年輕人穩定了下來,說自己和朋友起了口角,拿刀砍了對方。他非常害怕,不知要不要坐牢?對方死了怎會場佈置麼辦?中年男子說:「先別緊張,也許我們該先打個電話給你家人,問問情況到底如何,也許對方沒事,你在這裡只是白擔心,淨往壞處想……。如果對方有事,我也可以幫你跟警方說,你曾經來我們這裡求助,而且是有悔意的。」年輕人在男子的開導下,開始冷靜思考,他是該打個電話,如果沒事,那很好;如果有事,他決定自首,也好過繼續在大街上逃難。於是,他打了電話回家。家人告訴他,對方沒事,受了點傷,要他趕快去醫院看對方。然後,年輕人就走了。幾天後,中年男子接到年輕人的電話,對方只說想對他說聲:「老師,謝謝!」人性不是善惡的賣屋問題,只是需要有人坐下來聆聽。 這位老師,也就是當年在三重張老師中心擔任義張的中年男子,現在仍然繼續在張老師服務,還擔任台北張老師聯誼會會長。每當他回憶起這段經歷,總是一派自若、談笑風生。很多人很訝異,為何面對這樣血腥的事件,當年的他可以如此冷靜處理,讓一個原本想畏罪潛逃的年輕人願意思考面對?余建興笑著說:「從小我就在三重長大,隔壁住的就是黑道大哥,走在巷子裡,常可以看到一些鬥毆過的血跡……。面對這樣複雜的環境,我很習慣,所以不會害怕。另外,在張老師服務多年,我有種體悟:人性常不是本善或本惡的問題膠原蛋白,大部分找上門的事件,都是很突發的,他們只是需要有人願意坐下來好好理解、聆聽;只要被滿足了,很多事情都會轉彎。而我,很樂意做這樣的角色。」余建興在二十八歲那年,利用從事攝影工作的閒暇之餘,投入了義張工作。當時,父親曾對他說:「為什麼要做這種不賺錢的工作?」他不知怎麼說服父親,只知道,不想把人生的樂趣和價值,埋在金錢裡。看見真實,就會有出路。 進入義張,已婚的余建興和許多大學生相較之下,多了在兩性和婚姻相處上的經驗。因此,當時他接手的個案,多半是夫妻問題。記得有一年,一個二十三歲的年輕女人來找他,要租房子他做她和丈夫離婚的見證人。女人說,婆婆很愛打牌,輸了錢,就要求她從菜錢裡挪一些出來給她還債,而不知情的丈夫發現菜色變差便責怪她。當她說出實情,丈夫就去怪婆婆,婆婆便跑來責怪她多嘴……。久而久之,也想當孝子的丈夫和她之間出現了鴻溝,多次爭執,丈夫開始會在酒後對她動手。當時,余建興明白,必須找女人的丈夫一起來談談,才能真正解決問題。他向女人說,要離婚也行,但先把丈夫帶來如何?女人回去說服了丈夫,余建興便抓緊機會,單獨和這位年輕的男子長談。長談過後,余建興發現,這對夫妻和當時許多三重的工廠作業員家庭,吳哥窟有著相同的問題與處境。他們多半很年輕就結婚,沒有經濟基礎,長輩變成很重要的依靠和影響。男子在工廠做勞力工作,非常辛苦。男子說,他不是不想幫老婆分擔,而是每天在工廠做電焊的工作,沒有冷氣,燥熱疲憊,一回到家,只想好好休息,自然沒有能力再去分擔妻子的情緒和困難。久而久之,藉酒澆愁、情緒失控,並一再惡性循環。但他心裡並不想離婚,也不是不愛妻子。余建興告訴男子,非常能夠理解他的辛苦與處境;但,究竟什麼才是愛呢?動手打人不是愛。面對這種狀況,最好的方式就是說出來;有什麼需要老婆幫忙的就直接說,相對的,妻子燒烤也是;這樣的溝通理解才是愛。後來,女人的婆婆因為賭搏被抓到派出所,兒子在感覺自己被深刻理解後,似乎也較能正視自己的婚姻問題。他把媽媽從派出所接出來後,便和大哥商量,把媽媽送去和大哥同住,遠離賭博的環境,也讓他和妻子重新建造新的生活。一張原本快要簽下的離婚協議書,後來,夫妻倆在余建興面前將那張紙給撕了。多年來,余建興處理過非常多件婚姻個案,要同時理解男方和女方的心情,進而做出良好的溝通橋樑;余建興說,靠的,就是真誠。「我常回家和老婆討論,為的就是想多瞭解女性的想法;真正的瞭解,才有可能讓對方覺得你膠原蛋白跟她站在同一陣線。我相信每個人做每件事,一定都有背後的原因,我真誠地去聽、去理解,才會看到真相。看到了,問題往往也就會有它的出路。」感謝個案,讓我有機會分享。 隨著經驗累積,親友間漸漸知道余建興在個案處理上頗具能力,也會開始引介個案給他。一次,來了一個十七、八歲的孩子,大學沒考上,情緒非常低落。余建興一接觸這孩子,不像一般人總問他:「為什麼不好好讀書?」而是先問他困難在哪?孩子告訴他,自己是長子,父母想要他長大後接家裡的生意,但他數學很差,怎麼考也考不好。大家都覺得他笨,但他不是笨,是沒有人肯教他租屋網。余建興便四處找尋肯教這孩子的家教,因為孩子家地處偏遠,一開始找得很困難,後來,有個也是義張的朋友,主動說要幫忙,而且教了一整年,一星期三堂課,最後還告訴家長,完全免費,只要孩子肯學,他就教。後來,孩子考上了大學,一直到好幾年後,都還會回來找余建興和那位家教老師,和他們分享自己的生活點滴。現在想想,是我該感謝這些案主,是他們讓我有機會發揮我輔導的技巧,讓我的人生經驗豐富許多。一個接著一個的個案,都是精采的回憶,而人生不就是由一段段回憶組合而成的嗎?我也曾經歷創業失敗、親子問題,但,因為這樣的經歷土地買賣,讓我總能在面對問題時,冷靜地思考,去解決它。所以,與其說是我在付出,不如說是張老師一直在指引我人生的道路。」一晃眼二十多年,余建興仍然在張老師,仍然在積極地走向人群、擁抱人群。付出便是獲得,做比不做好,多做比少做好,這段路,走得滿足且甘願。《余建興小檔案》台北張老師聯誼會會長、台北張老師中心輔導委員。長期擔任三重張老師督導,協助對象多為當地工廠員工,所以對於他們的故事更能感同身受。


.msgcontent .wsharing ul li { text-indent: 0; }



分享

Facebook
Plurk
裝潢YAHOO!

創作者介紹

周潤發

qa60qalyu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